加载中...
您的位置:首页 >热点 > 正文

打破互联网“生态封闭”:解除链接屏蔽

2021-09-14 08:38:34 来源:北京商报

疯传多日的“9月17日前互联网平台要解除屏蔽网址链接”一事有了官方口径。9月13日,工信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屏蔽网址链接是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的重点问题之一,工信部会采取行政指导会等形式,要求企业按照整改要求,分步骤、分阶段解决问题。

自从App横空出世,互联网逐渐孤岛化,加之企业基于“流量=广告”、闭环优于开放的利益考量,用户、数据便被“绑”在大大小小的生态圈中,长此以往,中小企业在互联网行业的创新空间也势必将越变越小。如今,解除链接的屏蔽也成为打破平台围墙的关键一步。

分步骤、分阶段解决

“我国平台经济发展很快,总体态势是好的,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总之,互联网安全是底线。”9月13日,在回答有关解除屏蔽网址链接问题时,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定下了基调。

赵志国也提到,能够保证合法的网址连接正常访问,这是互联网发展的基本要求。工信部将务实推动即时通信屏蔽网址链接等不同类型的问题,能够分步骤、分阶段得到解决。督促企业抓好整改落实,并加强监督检查,对于整改不彻底的企业也将依法依规采取处置措施,推动形成互通开放、规范有序、保障安全的互联网发展良好环境。

北京商报记者早在两天前就从某互联网平台企业处了解到,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于9月9日召开了“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会上,工信部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要求9月17日前,各平台必须按合规标准解除屏蔽,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据了解,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华为、小米、陌陌、360、网易等企业参会。

当时,会议上提出了三点“合规标准”,包括即时通讯软件对于外部网址链接、展示和访问形式应保持一致;用户可以在应用内以页面的形式直接打开;不能要求用户手动复制链接后转至系统浏览器打开。

9月13日,腾讯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我们坚决拥护工信部的决策,在以安全为底线的前提下,分阶段、分步骤地实施。”抖音相关人士表示,“保障合法的网址链接正常访问,是互联网发展的基本要求,事关用户权益、市场秩序和行业创新发展。字节跳动将认真落实工信部决策。 我们呼吁所有互联网平台行动起来,不找借口,明确时间表,积极落实,给用户提供安全、可靠、便利的网络空间,让用户真正享受到互联互通的便利”。

打破互联网“生态封闭”

从搜索引擎强化推荐自家产品和内容,到社交网站屏蔽站外链接。近年来,在流量和用户的竞争下,互联网巨头逐渐竖起围墙。看似巩固了城池,实际上,用户逐渐产生信息茧房,平台也远离了互联的本心和开拓的动力。

“互联网平台屏蔽链接,主要是想将流量私有化的同时保持独立性。巨头既不希望给对手引流,也不希望过度依赖对手流量,因此相互屏蔽。”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但在生态封闭下,互联网各方参与者都会受到影响。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称,从电商角度举例来说,第一次PC时代的屏蔽链接主要出现在阿里和百度之间。“品牌商只能在阿里站内投广告,而不是投百度的广告。这让百度本身的电商业务没有数据参考,也导致商家本身获取流量的费用提高,只能在阿里自己的生态内获取。”

第二次的屏蔽链接则主要是在微信和淘宝之间。“但这次腾讯推出了小程序模式,让更多的商家如美团、饿了么都能入驻经营,微信获得相应的费率。这种屏蔽链接对商家的影响是很小的,商家并没有增加新的获客成本,相当于微信给了商家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但问题在于消费者的选择成本提高了。”庄帅谈道。

“屏蔽网址链接的现象由来以久,发生这一现象是有历史原因的,比如相关部门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等,另一点就是网络安全问题。从本质上讲,解除屏蔽网址链接对整个互联网创新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可以打破数字鸿沟”,艾媒咨询CEO张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看来,工信部门此举将力促互联网平台开放。“这类平台有别于单家企业之间的互联互通,避免生态封闭,而是力促在所有互联网平台之中推进开放,一方面,是为了打破各互联网平台闭环生态,向开放生态转变。另一方面,是为了给用户提供便利化。平台之间分享链接更加方便,很多平台可以借大型互联网平台的流量借机实现流量入口搭建。”盘和林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数据安全仍是关键

解除链接屏蔽或将是互联网平台再度走向开放的一个标志。但值得一提的是,不少链接的屏蔽也是出于数据安全的考虑。

近年来,反垄断、“二选一”等话题备受关注,而数据安全、信息安全等方面同样受到广泛重视。《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等法律法规已开始全面推进。平台作为数据安全和信息审核的重要责任人,承担着越来越多的监管责任。

“在这个过程中,封闭生态本身给用户提供了一定的安全性。诸如微信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平台,用户使用微信,是更加看重微信封闭的社会关系。也由于微信的封闭性,营销号、诈骗号才没有在微信大量出现。”盘和林认为,当放开链接,最让人担忧的还是链接的安全性。

盘和林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开放生态和封闭生态之间存在一个天然的鸿沟,那就是开放生态存在外部输入风险,封闭生态内部相对单一,信息筛选和信息监管难度要小很多。“因此在我看来,生态开放不能一蹴而就,应该让平台分步实施,在平台和平台之间打通分享之前,应建立必要的防火墙,或者至少应该在平台和平台之间建立更多沟通机制,去处理平台链接分享所带来的问题,尤其是安全问题。”

张孝荣也称,解除第三方链接封禁,可能带来安全风险。折中的办法是平台设置白名单制度,符合要求的安全链接可以自行申请进入白名单,同时承担自我安全承诺,以减少网络欺诈现象的发生。

此外,南开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陈兵也提到了实现互联互通的难点:“现有的行为认定方法和结构分析方法已经难以有效回应平台经济运行的强技术性和高动态性特征;平台间互联互通的监管执法将进一步挑战现有监管体制、监管结构、监管技术;主导的平台立足于商业逻辑,构建和维持其生态系统是普遍做法,也是现有竞争格局和模式下的最优解,其封锁、屏蔽、不兼容等行为客观上阻碍了互联互通的实现,然而是否一律标定为不正当性,还需结合具体行为发生场景及现实效果予以整体分析。”